华夏牌子须要系统化的内容经营发售,产物是广告集结竞价投放平台及广告导流平台

中国广告网北京消息,2019年8月9日,以“算法驱动内容营销”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内容营销高峰论坛在北京万达文华酒店举办。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赵大力,中国商务广告协会会长李西沙,迪思传媒创始人、董事长黄小川以及诸多品牌和企业代表、行业精英、学界专家与会,中国广告网应邀参加。会议提出,传统的传播格局正在发生巨变,大数据算法正在将内容营销从“艺术”转变为“科学”,在5G等技术的加持下,内容营销下半场将告别粗狂野蛮式生长向精准化和精细化转型升级。赵大力:只有优质内容才能够经得起时代和环境的考验。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赵大力在论坛发言中表示:中国公关行业已达到627亿元的行业规模,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公关市场。5G时代和企业对“优质内容”的需求,为公关行业提供了新契机,但是也面临着众多新的冲击和挑战。只有优质内容才能够经得起时代和环境的考验。公关从业人员、内容营销业者必须适应传播环境、传播理念和传播技术的变化,转型升级,积极求变,寻找新的发展机遇。李西沙:广告如果停留在过去,还有人看吗?“媒体再大,广告再炫,但还有人看吗?”中国商务广告协会会长李西沙在发言中直言不讳地指出了当前传统广告面对的问题,他表示,现在相当多的广告人、广告作品还停留在过去,明知道这样下去不适应形势了,但怎么改?怎么变?李西沙提出,内容是什么?营销是什么?就是生活方式、品牌文化、生活态度,是与消费者拉近距离的方式。算法就是对消费者行为的精确计算,“算法驱动内容营销”就是找到消费者与品牌的共同话题,与消费者拉近距离。黄小川:大数据算法正在将内容营销从“艺术”转变为“科学”。中国商务广告协会副会长、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常务理事、华谊嘉信集团董事长、迪思传媒创始人及董事长黄小川在大会主旨演讲《算法驱动内容营销的主旨》中提出:诚如李西沙会长所说,不只是广告没人看,公关稿也没人看,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当前信息社会中营销信息过载,造成传统营销对消费者的吸引力降低、兴趣度降低、信任度降低。内容营销要突破,就要创造“沉浸式”的内容,而用算法了解消费者是创造出沉浸式内容的基础。黄小川认为,传统的传播格局正在发生巨变,以IP、短视频等内容为核心的跨界营销成为行业趋势,“内容+技术”正在共同推进营销行业发展。内容营销的下半场将告别粗狂野蛮式生长,向精准化和精细化转型升级。“大数据算法+优质内容+数字化技术”正在成为内容营销升级三要素:大数据算法正在将内容营销从“艺术”转变为“科学”;而优质内容则必须具备“双向价值+场景思维+社交属性+病毒裂变”的特性;5G通讯技术将加速推动内容营销向视觉化和场景化升级。同时,黄小川也指出,大数据算法下的媒体分发方式对内容营销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能实现按需分配和精准触达,另一方面也造成了茧房加重和信息收窄等弊端,需要特别注意。营销大咖:理解内容生态,利用数据工具,提升营销效率。在随后的论坛上,快手科技副总裁余敬中介绍了快手的产品逻辑、算法逻辑——“普惠”以及核心竞争力“私域流量”,以丰富的案例阐释了《快手的内容生态和商业张力》。微播易副总裁/BMSG事业群总经理李理在题为《数据破局短视频营销》的主题演讲中分享了“如何避免搞砸视频KOL营销”的4点:利用数据找到适合的KOL和平台、数据化评估KOL、利用系统工具提升营销效率,以及重视头部数据找到优化模型。全景副总裁张钊以《5G时代,助力营销内容创新》为题,分享在面临着5G风口,如何通过图片、视频、音乐等内容形式支撑营销内容。韩国SMC
集团总裁金龙泰在《营销人应该了解的内容变现法则》中指出,在当前数据时代,用大数据充分调研消费者应该成为每一个内容营销项目的起点。同时他也提到,中国商品在韩国已经成为性价比高的代名词,小米等品牌很受欢迎,但总体来说品牌力还是低于产品力,中国品牌需要系统化的内容营销。两项重要研究报告:揭示中国品牌全球化和自主品牌汽车传播现状。第四届中国内容营销高峰论坛还同时发布了中国传媒大学品牌传播研究中心的两项重要专题报告:《中国品牌全球化传播研究报告》与《超越品牌——中国自主汽车品牌战略与传播》。报告发布环节主持人中国商务广告协会内容营销委员会秘书长、中国传媒大学品牌传播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健首先简单回顾了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与迪思传媒共同建立品牌传播研究中心的过程。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京华对《中国品牌全球化传播研究报告》进行解读。该报告重点分析了中国品牌全球化现状,报告指出:中国品牌的全球化传播已经成为必然,中国品牌的全球化传播要扎根于务实的传播,用自身的品牌故事讲好中国故事。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教授/国家广告研究院副院长张翔对《超越品牌——中国自主汽车品牌战略与传播》进行解读。报道提出:中国的汽车自主品牌属于典型的由产品传播带动品牌传播的路径,要走向高端,必须克服“产品力过硬,品牌力不足”的问题,通过整体品牌的提升实现“精细管理,引领创新,全球发展”。当天下午,本届中国内容营销高峰论坛还同时举办了MarTech(营销技术)、IP营销和汽车营销三场分论坛。在MarTech平行论坛论坛,来自Morketing、Oracle(甲骨文)、销帮、WFAP2025沃顿未来广告研究项目、每日互动、商汤科技、欧拉智能和迪思大数据中心的业内专家和学者,共同探讨了“MarTech打造全域流量增长新势能”。Morketing研究院负责人孙鹏分享《中国MarTech领域服务机构发展洞察》。Oracle销售总监李奇分享《数字化营销体验之旅》。销帮创始人/CEO蒲世林分享《存量经济时代如何品效合一做营销》。WFAP2025未来广告研究组首席研究员顾明毅分享《MarTech营销技术与中国用户运营增长闭环模型》。每日互动个灯COO赵天宸分享《数据智能大时代下的品牌营销》。商汤科技广告事业部总经理彭彬绪分享《AI驱动场景营销新方式》。北京欧拉认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王绪刚分享《大规模图计算与营销智能》。迪思传媒大数据中心总经理刘云鹏分享《全域数据赋能营销传播》。在IP营销平行论坛上,来自华谊兄弟创星、合众汽车、波司登、新浪微博、名赫文化、合润传媒、时尚集团《罗博报告》、知乎以及迪思的嘉宾就“IP资源的价值链接及流量变现”问题,分享了IP营销在助推品牌转型升级上的实战案例。华谊兄弟创星执行总经理孙宁分享《泛娱乐时代的粉丝经济与场景营销》。合众汽车营销公司副总裁邓凌分享《哪吒IP塑造之路》波司登品牌管理中心总监李闯《IP内容助力品牌转型升级》新浪微博内容营销总监弭思分享《突围之道——微博网状关系下的IP价值链》。名赫文创集群首席创意官徐卫兵分享《故事课:向好莱坞借来的IP营销法则》。合润传媒联合创始人王一飞分享《2019后内容营销的挑战与探索》。迪思传媒副总裁刘志祥分享《IP资源的价值传播裂变》。在圆桌讨论环节,知乎原力工作室负责人李伟、波司登品牌管理中心总监李闯、华谊兄弟创星执行总经理孙宁、合众汽车营销公司副总裁邓凌、新浪微博内容营销总监弭思、《罗博报告》市场总监郭琳与主持人一道,就“IP资源的价值评估与匹配”这一话题展开讨论,台上台下充分互动交流。合众汽车营销公司副总裁邓凌波司登品牌管理中心总监李闯新浪微博内容营销总监弭思华谊兄弟创星执行总经理孙宁《罗博报告》市场总监郭琳知乎原力工作室负责人李伟观众互动在汽车营销平行论坛上,来自新华网、京视卫星传媒、迪思传媒、有车以后、千城数智、一汽-大众、广汽新能源、凤凰网、上汽阿里互联网汽车等汽车企业、媒体和营销行业的大咖畅谈“汽车营销内容+”,共同探讨当前形势下汽车行业的营销突破口。新华网汽车事业部总经理/民族品牌汽车行动负责人梁懿分享《5G时代,让中国汽车产业率先看到未来——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汽车行动ING》。北京京视卫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商屹楠分享《多场景下的传统媒体汽车内容营销》。迪思传媒总裁孙嘉弥分享《内容营销的情绪推动力》。有车以后副总裁、品牌公关部总经理江圣杰分享《汽车+社交=?》。千城数智创始人郭登礼博士分享《原生内容智慧营销平台》。在圆桌讨论环节,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马振山、广汽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营销规划部副部长邱亮平、中国广告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上汽阿里互联网汽车首席品牌顾问陶为民、凤凰网汽车事业部总编辑杨克铨与主持人一道,就“汽车AI时代,如何生产内容?”这一话题展开讨论。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马振山广汽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营销规划部副部长邱亮平中国广告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上汽阿里互联网汽车首席品牌顾问陶为民凤凰网汽车事业部总编辑杨克铨主持人:中国汽车零部件工业有限公司行业协会总监曾国松观众互动中国内容营销高峰论坛由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公关公司工作委员会、中国商务广告协会内容营销委员会主办,迪思传媒承办。从2016年持续举办四届,已经成为中国营销行业最前沿、最重要的论坛之一。第四届中国内容营销高峰论坛由CCTV6电影频道主持人郭玮主持,微播易和全景视觉协办,由国家广告学院作为学术支持单位,同时也得到了来自新华网、凤凰网、BTV、新浪微博、《罗博报告》、Morketing、国际公关及中国公关网、数字营销、17PR、现代广告、广告门、ECI、网赢天下网、新营销传媒、有车以后、执牛耳等媒体和快手、知乎等平台的大力支持。主论坛嘉宾

现在职场压力越来越大,消费者辛苦一天到家就想放松一下。这个时候,如果品牌还是一本正经的从品牌历史讲到产品功能的广告,消费者就会毫不犹豫的拿起遥控器。所以广告需要年轻化,萌一点,让消费者在愉悦中了解广告。那广告如何才能萌动消费者的心呢?激发快感大脑有一个神秘的区域,当看到萌的事物,热恋时,就会激发这个区域产生快感。现在高强度的工作节奏,两点一线的生活,这个大脑区域是潜伏或者是休眠的。这时候,萌萌的广告就可以激发这个领域。这种从潜伏到激发,很容易给消费者带来难忘的快感。WICCA手表近期广告恋爱中女孩的13种“心动表现”。广告讲述的是村架纯与喜欢的男生第一次约会的故事。从为穿什么衣服开始,到吃甜品偷拍男生,到约会结束偷偷的望着男生离去的背影。这13种恋爱的心动感觉,也激发了消费者美好恋爱的快感回忆。村架纯等男生焦急的看着手表,第二次约会看手表再出发,也让WICCA手表融入故事之中。打造鲜明卖萌广告不能总是以前的老俗套,别人比一个心你也比一个心。品牌广告要根据自身和消费者的体验,设计出属于自己的萌的形象和动作、性格。这样消费者才觉得你的萌系广告比较鲜明,比较有个性,容易记住广告。增加品牌的辨识度。大韩航空为了宣传自己的仁川飞往波士顿航班,推出了一则萌萌的广告。广告中一只命名Boston的狗通过看电视,发现了自己的身世,原来是出生在波士顿。然后惆怅的思考自己的未来。竟然学狼那样悲鸣起来。一天狗主人的朋友过来玩,听说他要去波士顿旅游。第二天,狗主人找波士顿狗时,发现它竟然不见了。在狗主人朋友的袋子里面,狗狗顽皮的探出了头。广告很好的用萌萌的狗,鲜明的展现了大韩航空波士顿航班。放大情绪共鸣卖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简单的嘟嘟小嘴,是没有灵魂的。给消费者感觉就会肤浅,浮于表面的,也很难打动消费者,所以广告中的卖萌,需要深刻洞察消费者,抓住消费者内心微妙的情感,然后广告通过创意,把这种情感放大,引发情绪的共鸣,让消费者看到广告,就有种被萌深深触动的感觉。野兽派近日广告片幼稚的人,更懂浪漫。片中帅气的胡歌化身园丁,在繁华的城市,一个秘密花园,胡歌一边打理着花园,一边热切的呼唤着。大家以为是呼唤那个爱人,最后是出现了一只萌萌的猫,看着胡歌吃着冰淇淋,逗着猫。满满的宠萌的爱意情绪,很好的把消费者平时喜欢宠物的这种情绪共鸣放大激发出来。相融合以往的卖萌就是当下什么热,就卖什么。这些都是浮于表面的、是故意讨好消费者的。其实品牌需要发掘自己内在的萌遗传,品牌发展中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自己的产品有什么萌的特点,然后了解消费者喜欢什么萌点。这样广告展现的时候,可以真实的展现品牌的萌点,创意可以选择消费者喜欢的,拍出来的广告,就有内涵。因为拍的是品牌真实的自己,但是是萌萌的,感染力就出来了。NOMO相机近期广告《平凡的奇遇》,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一直有一个登月梦,一次看到登月的纪录片,自己忍不住模拟起来,把自己的鱼缸当成太空帽,羽绒服喷成白色,当成宇航服,然后认真的拿着NOMO相机拍照。故事中小男孩的一脸认真脸,反而给人一种认真萌的感觉,广告中所有场景都用NOMO相机处理。所以萌和品牌很好的相融合起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 | 文东,作者 |
麻辣娱投“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围城》好像当下广告传媒业的写照,
公关广告经历着一场巨大的变化,行业原有的“城墙”正在被拆除,一批外来者对城内跃跃欲试,而城里的人有的在坚持,有的在“撤离”。城里出来的并不一定灰头土脸,进去的也不都志得意满。01
从业者的去留1)纠结已经在广告营销行业工作十五年的张艳霞(化名),正在为自己职业生涯站最后一班岗。从一名初出茅庐的客户助理,一路打拼到一家大型传媒集团的合伙人,张艳霞的公司两年前正式被一家A股上市公司收购,在与上市公司签订的三年业绩对赌期满后,自己也就能兑现全部股权,提前享受生活,不过这也正是她最担心的。张艳霞说,如果业绩承诺达不到,收购款及股权兑现就都要打折扣,所以全公司都在努力完成业绩。但作为一家创立十几年的传统公关公司,近年要实现8000万的净利润,现在的行业状况不可能。行业的传统业务在下滑,所谓传统的业务,就是公司根据客户的需求来设计内容,策划营销方案,得到客户认可后,选择目标人群集中的媒体进行投放。“这种模式工作起来要不断去向客户提案,很累,而且客户认可度越来越低”。张艳霞说道,汽车,快速消费品,电子产品是传统的大客户,每年在广告上的投入都要上亿,但新媒体的兴起让传统业务受到了挑战,客户的广告预算在向移动互联网倾斜的同时,也由向消费者
“灌输式”传播转变为“引诱”用户自主传播的营销,未来公司要发展就只能去转型。2)潇洒相对张艳霞的殚精竭虑,同样曾是广告人的刘进(化名)就潇洒的多,曾经是一家A股上市传媒公司的高管,他在兑现了股权以后辞职,和朋友开起了一家火锅店,开张三个月,生意兴隆。刘进反馈,自己之前做广告公关也快十五年了,自己过够了天天开会,策划讨论,加班围着客户转的生活,选择辞职离开,投资餐厅养活自己。而且他认为这个产业曾经的壁垒正在被拆除。“公关广告行业以前最大的竞争力是人,以团队的智力服务赢得客户的认可,同样做公关广告,比的就是你的方案比别人有创意,落地执行更扎实”,刘进分析,但是现在这种优势正在消退,因为机器和人工智能正在用数据算法快速匹配内容与广告主,如果让我选近几年最成功的广告公司,我选今日头条(虽然头条并不这样定位自己)。3)新锐相对前两位资深的公关广告人,文军(化名)入行更晚,但转变也最大。在一家国内排名前五的整合营销集团工作了5年后,文军去年转型,到了一家刚成立三年的大数据营销公司做产品研发。90后的文军对新事物有强烈的兴趣,在到了新公司做产品后,文军有一点感悟:“媒体开始智能化了,以用户的兴趣标签来呈现他感兴趣的内容,所以广告信息的投放必然也走向智能化。”文军的公司没有传统广告公司的BD人员(市场开拓),产品是广告集合竞价投放平台及广告导流平台。集合竞价平台一端对接公司合作的互联网广告投放资源,一端对接广告主,广告主以实时竞价方式做投放,平台会呈现广告资源对应的大数据分析结果;而广告导流平台,主要收集各大电商平台的商品打折信息及优惠券,另一端对接给有相应购买需求的个人用户。成立三年时间。公司净利润已经超过5000万,人员扩张迅猛。老一代从业者在考虑转型或退休,新人在加盟新企业,意气风发准备大干一场,这并不只是从业者的写照,也是公司间的写照。02新老贵族间的PK“营销是用户的认同和分享,本质没变,但时过境迁,形式上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因为媒体的形态变了,用户的习惯也变了”,
已经是餐厅老板的刘进这样总结以前工作的本质。1)曾经成功的模式刘进从业的那个时代,广告公司一天到晚在开策划会,讨论客户的产品如何营造卖点,产生内容的文案,然后找到目标用户最匹配的媒体投放出去,当时的营销工具就是制造各种热门事件,然后再通过媒体将信息投放。刘进曾用这种工作模式制造过很多经典的营销案例,如一系列国内外热销的汽车品牌、手机、快速消费品饮料等。在这种模式的背后,广告公司习惯投放硬广、公关公司习惯用文章去营造口碑、互联网营销公司习惯制造网络文案、事件营销公司惯常活动的策划执行……而这也曾孕育起一批传统龙头。现在中国最大的整合营销集团蓝色光标,当年靠服务联想、汽车等大客户起家,以“写稿子,发媒体”的公关营销模式快速滚动业务,媒体上各种IT产品的评测、汽车试驾体验稿,软文,在蓝标的手中成为了标准化的产品,业务规模迅速壮大,紧步后尘的还有如今的上市公司宣亚等一批企业。而整合某类媒体资源形成规模,同步对接广告客户,以硬广进行标准化投放成就了另一批公司,其中最成功的是分众传媒,成为了国内楼宇电梯广告的巨头,上市市值一度突破了千亿规模。而依靠地方电视台广告代理,成就了上市公司引力传媒;中央台的黄金时段广告代理,也催生了中视金桥、中外名人广告;事件营销领域,依靠大规模店面促销、路演活动、事件营销活动执行的华谊嘉信,最终也成功登陆A股。互联网广告代理及营销策划使华扬联众等公司崛起,其中华扬于2017年成功登陆A股。这批曾经的成功者,如今多数已风光不再,近三年的业务多数增长乏力,有的想靠收购转型,有的转型失败,传闻想卖壳退出。2)龙头的“陨落”蓝色光标上市后大肆玩起了并购,但迎来了之后的并购标的频频“爆雷”;宣亚试图“鲸吞”映客失败后,业绩快速下滑,一度差点被收购的映客成功登陆港股,市场反而超越了宣亚;分众传媒风光不再,2019业绩“腰斩”,市值跌到了700亿;引力传媒试图转型,并购了多家新媒体数字营销企业,业绩上实现了连续增长,但资本市场并不买单;华扬联众涉足了海内外电商销售、大数据营销、人工智能广告,但疲软的市值和平缓的业绩似乎说明了实际问题;华谊嘉信虽然收购的迪思传媒等大型企业,还是避免不了传统业务的下滑和业绩的亏损……曾经广告巨头依托的媒体资源被新媒体所替代,曾经的营销玩法也已经改变。与此同时,一批80后“新贵”以不同的玩法杀入了广告市场,似乎做得“风生水起”。3)新贵的崛起80后段威创办的汇量科技和海归精英沈思的木瓜移动“霸占”了海外广告市场的发行代理,又用大数据和AI让广告主进行着程序化购买,汇量成为了18年挂牌港股的独角兽、木瓜执着于国内科创板未果,但通过数轮融资估值已超过40亿,这两家企业成立不过5年;成立时间才4年的影谱科技和极链科技两家人工智能独角兽,把触角深深的扎进了文娱,创始人同样是80后。他们一边以AI技术在互联网视频中进行着智能植入和背景替换;一边以大数据分析评估着投放效果,目前在人工智能龙头旷世等企业和风险投资的簇拥下,两家公司估值均已超过100亿,并且资本市场跃跃欲试。“行业的玩法发生了变化”,投身大数据营销公司的文军这样归纳,“科技对行业进行了颠覆”,引发了一些列变化:用户的注意力主要迁移到了新媒体,而新媒体的内容生产开始分散化:新媒体巨头微信、今日头条、快手、腾爱优,并不再是自主创造和发布内容的主力,他们搭建了平台,由分散的内容创作者来生产,内容的生产门和发布槛也在大幅度降低。相对应的广告公司广告内容创作者的角色开始被弱化,而成为了连接广告主与海量内容的匹配者。公关广告公司越来越少自己去生产硬广或软文,而是会找到最合适的内容创作者,让其将厂商的产品信息巧妙的植入到自己的内容中去。新媒体上各种UGC、PGC内容的几何型增长,可能让广告公司费尽心思制作的内容也淹没在一片信息的海洋里;另一方面相对广而告之的营销模式,用户更喜欢看和自己有强烈共鸣如网红、KOL等自发性传播。于是广告公司转向了自己更加专业化的内容匹配者角色,将内容创造的任务交给内容生产者:直播带货、网红电商、短视频营销蓬勃兴起,背后推手的广告公司可以系统性的植入及投放广告信息。像汇量、木瓜移动这样的企业,没有传统上的内容创意任务,他们最大的竞争力在于,将海内外各种互联网广告资源和长尾流量进行收集,包括网站、网红、短视频、长视频、自媒体大号等,然后以数据分析各种流量的属性,再以竞价平台等形式将广告资源呈现给客户,如何选择让客户自主决定,这就形成了一种系统化操作的模式。行业变化的第二个趋势是媒体的智能化:头条开创了针对用户习惯的“千人千面”的平台后,以前核心媒体的广告位置不再是稀缺资源,而广告匹配的有效性成为了最重要的事情,因为每个人看到的不是一样的内容,而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于是新一代广告公司不再将购买媒体核心广告位作为核心工作,利用数据算法工具,尽量去评估各种广告资源、内容的流量性质,将广告尽可能匹配到精准的流量上。全部的“广告新贵”都在以AI技术分析各种流量资源的特点,并且评估投放效果,力求做到精准化。在这个过程中,新的广告场景也在通过技术手段被开拓。这就是第三个变化,更符合消费者习惯的广告场景被创造:生硬的广告弹出窗口、视频片头广告、中插广告被数据证明销售转化率低下,而新出现的信息流广告有更好用户接受度。借助人工智能对图像、语音、文字的识别能力,视频场景智能替换、场景智能识别广告植入等新场景被创造。影谱和极链两家公司分别将智能植入技术在电视节目、视频网站、电商等场景下进行应用,用户看到的影视等内容中会软性的智能植入相关联的各种产品,且不会产生观看的违和感,开辟了又一种信息流广告的新形势,也获得了迅速的成功。广告“新贵”们借助新的玩法与技术应用,在业绩上似乎取得了迅猛的增长,根据公开材料显示,影谱、极链、木瓜等企业的营业收入,年均增长都在100%以上,估值更是以传统广告公司难以想象的速度进行着翻倍,从2017年至今,影谱科技等公司估值已经增长5倍以上。03一场行业的轮回“他们进到行业里,抢到了别人的蛋糕,但是蛋糕总体上没变大,而是在相对缩小。”正在考虑公司如何转型的张艳霞这样形容当前新一代广告公司的现状。以数据算法为基因的新公司,在表面蒸蒸日上的业务和水涨船高的估值背后,也隐藏着很多从业者的担忧。广告行业里所有的钱都来自于广告主的投放预算,当前经济形势总体不好,预算在缩减,广告主在某些领域减少了投入,在其他领域追加了投入。张艳霞认为,AI类新生代广告公司崛起的背后是广告主对于新媒体、新内容的投入的加大,但是这种产业格局中广告公司的地位没有变化。产业上游还是广告主,他们的总体预算这几年是在缩减,下游还是媒体平台,所不同的是新媒体巨头的话语权比传统媒体更强。新媒体时代的平台成了赢家通吃,马太效应更突出。新一代广告公司做的是流量的生意,就离不开流量的平台,无论购买还是投放广告,最后也都要围绕着平台巨头去做生意。行业内不少人也在对“新贵”的这种状况提出担忧,例如影谱科技的收入就高度依赖与芒果TV的合作,木瓜移动的海外业务更像是
Facebook的广告代理公司,极链科技靠捆绑淘宝等电商……依靠大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大树未来需要你吗?一位资深的新媒体广告从业者反馈,“数据算法让广告的业务模式更加标准化,只用系统进行广告投放匹配和数据分析就可以,但摆脱了依靠人来进行内容策划再寻找媒体投放的非标准化服务模式,行业的壁垒也就降低了。”以前的广告公司的人最累,因为从创意策划到媒体投放都依靠人来实现,服务的质量与人的能力高度相关,这样的服务附加值更高,但难以复制;现在的“机器营销”模式让人力成本降低,业务可以快速复制,但壁垒就是技术吗?数据算法、AI等技术现在正走向普及,并不是广告新贵公司特有的研发成果,而且现有的视觉识别、语音识别技术,底层都是商汤、旷世、百度、阿里等巨头的算法模型,数据也来自流量平台,广告新贵们只是抢了行业的先机,借助科技的“武器”抢占了市场。未来服务模式的标准化,让大量并不需要太多广告从业经验的技术人才都可以涉足这个领域,竞争会更加激烈。所以未来竞争的核心就要看谁先做大,能够拥有更多的广告客户和媒体资源,但在新媒体时代,依靠媒体巨头的模式并不可靠,因为巨头分分钟可以替换你。AI的核心在于技术算法和数据,而这两点媒体平台巨头通通具备,特别是数据资源,平台并不愿意完全拿出来和广告公司分享,这是最有价值的资源。此外AI等技术手段和广告植入的玩法,平台掌握后就完全可以自己玩,与广告公司合作某种意义上就是为了教育市场。一位文娱风险投资人举例子,全世界最成功的视频平台Youtube,在运营前期也曾借助一系列MCN公司来帮助内容团队审核版权、对接广告主,干苦活。后来Youtube通过技术的研发实现了各类版权的系统自动审查,广告与内容的平台智能化匹配,于是MCN被迅速的替代,业务大量萎缩。从这种意义上来讲,广告新贵目前的技术优势“干掉”了同行,但降低了服务的附加值和行业门槛,未来面对媒体巨头强势的地位,发展的怎样很难讲。等大家都入了城,会发现城里实际并没那么美好。“行业的规律都是相似的”,已经是餐馆老板的刘进以几分笑看风云的姿态这样总结着未来,在中国广告公司能做大的都是不断整合细分领域的媒体资源,以规模形成真正的行业壁垒,分众传媒曾经是最好的例子,他把国内的楼宇电梯广告屏垄断了。新媒体的兴起会让一批新贵涌现,但繁华是暂时的,技术并不会是广告公司的长期核心竞争力,在同行没有大量抄袭之前,在一些细分领域通过收购等方式整合起媒体资源才能建立起自己的壁垒,否则未来在产业链里还是看要媒体巨头脸色的弱势方。开餐馆的刘进平时喜欢约上以前的老同事吃饭,大都是兑现股权或者卖掉公司的老同行,有的在修佛,有的度假,有的像他一样转型做别的,开始了职业生涯的二次创业。不过处于半休闲状态的刘进最近又接到了餐厅合伙人的电话,“老刘,咱们分店要开业了,需要营销宣传,你就是专家,咱们不必找外部公司了,想想怎么做。”对已经离开广告这座城堡的刘进来说,可能又一场“入城”的游戏要开始了,进来又出去,出去又进来,可能这就是一场轮回的游戏。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