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此次颜伯勤文教基金会将颜伯勤先生珍藏的大量广告实例资料,这不是杜嘉班纳第一次在中国引发争议

小时候一直觉得广告行业很酷。虽然总有人把广告和推销搞混,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人家我是“做广告的”,比告诉人家我是“做销售的”听起来高大上多了。但是,对于创意我并没有什么概念。后来看多了广告获奖作品才茅塞顿开,原来这就是创意啊,看起来也不是很难的样子。曾看到过一张平面作品,是藏在字母里的公共汽车、牵气球的小女孩和小狗,提醒大家驾车时请勿传简讯。在戛纳广告节曾看到一组“帮你提前发现危险”的平面广告,画面中是一个人的身后有危险的物品,但是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映射到车辆后视系统可以看到身后的危险。不得不说,独具一格的创意让人倾佩不已。可是,谁还记得那两家广告的品牌?除了中国时报和中兴百货,许舜英老师还写过松下(时间太久已记不清了,错了勿怪)电器的广告,我依稀记得是这样写的:“再好的洗衣机,也洗不掉记忆的味道。”嗯~非常好,好文案。然而,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想买松下洗衣机的冲动,因为我不知道除了日本货的背书之外,它比起小天鹅到底好在哪儿。类似的案例我还能列出一千条,不可否认这都是很好的创意。但对我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想必和我想法相同的人有很多。那我们现在实在干嘛?费尽心思弄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逗自己玩儿?当今的亚洲视觉艺术大师,知名导演庭浒大人当初还混迹广告圈时曾说过,有那些傻逼客户愿意掏钱让你玩,你就玩咯,想那么多干嘛!恩,他说的没错。佛说,不要胡思乱想。可广告公司除了讲创意了还能讲什么?难道跟麦肯锡去比战略咨询的方法论?甲方爸爸找我们,从理论上来讲不就是冲着我们的创意来的么?可“理论上”是什么意思?理论上就好比你从车商哪里那拿到DM单,上面明确写着0-100加速3.8秒,百公里油耗0.8升。但是等你提了车,上路一跑马上就明白了什么叫“理论上”,因为设想中的真空无阻力实验条件是永远都不存在。在360°品牌大罗盘的理论体系里,产品、形象、消费者、通路、视觉管理、商业信誉六大板块分门别类按部就班。伟大的企业能够轻而易举的把产品的研发、生产、物流运输、经销商管理、终端铺货、销售人员培训、对内的人力驱动,对外的公关影响……都清晰地整合在名为“品牌”的大盒子里。而广告,只在这个罗盘形象大板块下末端位置的一个小小分支上。所以在理论上,广告公司接到甲方的brief的时候,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该产品或品牌的市场形势,营销目标,准确的目标人群,利益诉求,产品支持点,竞争优势,品牌知名度,充足的预算……在这样的理论上,广告公司当然可以踏踏实实精益求精地琢磨创意那点事。这也不难,或者没有那么难。但是现在地中国,至少99.99%以上的企业都做不到,或者说他们不需要这样。他们所谓的品牌,而是建立在产品力和渠道力的基础之上的——牌子。尽管他们已经做到了几十亿或者上百亿的年销售额度,但是他们所急需的,还是销量!他们认为短期销量,远远要比整合内外资源,夯实基础,打造百年品牌重要。WHAT?百年?中国有什么百年的企业?再说,真地做到了百年企业,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最多也就是加一个名字。所以找上门来的企业大都会说,喏,我们也就这样了,你们比我们专业,你们给想想办法呗。我能怎么说?我有一个创意,挺不错的,分分钟得奖啊……从这个数据看,如果我们的人群在这三个产品间流动性比较大,那就说明消费者对这三款产品地体验并没有什么区别,那我们在营销上到底该强调差异优势还是继续做品类教育……幸而还有意携数据支撑。那些卖了十几年也没有数据的怎么办?你问他,老板产品的消费人群是谁?河北河南山西山东江苏四川浙江……不不,我的意思是消费群体或者年龄层,都卖给了什么人?这个嘛,大人小孩都有,从8岁到80岁的都会卖啊。我们的人群很宽泛的,广告要都打到啊,千万不要漏掉任何一个消费者……他们应该是知道自己是有问题的,但是并不能明确的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儿,更不知道怎么解决问题。所以,他们他们需要一家广告公司,但是这家广告公司具体是干嘛使的他们并不知道,通常都是把市场相关的工作全部扔给你,提一堆要求,你们看着办吧。特别岁数略大一些的企业管理者通常会认为,广告公司的职能大概只是想个点子,出个主意。在这样的环境下说创意,说的早已经不止是创意了。就像big
idea你以为就是比普通idea更big一些的idea吗?它包括了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再是before/after,重新组合旧元素,或者干脆在产品包装上画手脚,然后跟我讲你看我这个创意怎么牛,怎么优秀,能拿奖吧?拜托,你想多了好吗!岂不闻奥老先生早就断言过:We
sell, or else.

2018年11月21日中午,“D&G秀”突然登上热搜,原因是D&G发布了颇受争议的广告和杜嘉班纳设计师声称“中国是屎一样的国家”的言论,下午2点多,“The
Great
Show”彩排现场的中国模特团队率先宣布罢演,紧接着包括陈坤、章子怡、王俊凯在内的一众受邀明星陆续发声表态:自己将不会出席今晚的大秀。21日晚,杜嘉班纳D&G取消了原定于上海世博中心举办的“The
Great
Show”盛大时尚秀。而杜嘉班纳D&G对此只是表示“因故改期”,并对由此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爱中国”主题为何颇受争议为推广“The
Great
Show”活动,D&G公司前期发布了一组名为“起筷吃饭”的广告。广告描述的是一名华裔女子用筷子的过程。杜嘉班纳介绍说,第一期首先向大家展示“如何用这种小棍子形状的餐具,吃意大利伟大的传统玛格丽特披萨”。杜嘉班纳曾称这组广告是“DG爱中国”系列活动中的一部分,但无论旁白的发音、用词,还是模特的表情姿态、食物道具的不合常规,都给人一种奇怪甚至不适的观感。有人认为,这是在侮辱中国人和亚洲人吃饭用筷子。广告旁白一直在“教”片中女子怎么吃意大利菜,甚至还存在侮辱中国和亚洲女性的嫌疑。但是也有人觉得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顶多就是外国人脑子里对中国的刻板印象,但也到不了歧视种族这个高度。人家做宣传片肯定本意是想迎合,只是因不了解中国,好心办了坏事,事与愿违。设计师发表辱华言论其实,这则广告只是导火索,真正惹怒网友的是设计师Stefano
Gabbana涉嫌辱华的聊天记录,记录中的词汇简直肮脏,内容引起极度不适。他说,“就算没有中国市场,也能很好。”嚣张地挑衅,“哈哈哈哈你觉得我会怕你曝光吗?”词汇极度肮脏,“中国就是大便、土匪……”众多网友对斯特凡诺的辱华言论表示不满,要求他“滚出中国”。此事在登上微博热搜的同时,也迅速引起外媒关注。《新西兰先驱报》称,杜嘉班纳的大秀尚未开始,其设计师却凭借语出惊人“蹿红”。他不但为争议视频争辩,还恼羞成怒地对中国破口大骂。事情发生后,李冰冰、迪丽热巴、木子洋等中国艺人以及受邀参演此次上海大秀的24位东方宾利模特,都宣布不出席或是罢演,等待杜嘉班纳官方给予更多解释和道歉。王俊凯和迪丽热也巴宣布终止与该公司所有合作。D&G将退出中国市场21日17时左右,秀场正门口,已经准备好的红毯披着一层塑料薄膜,有人开始拆除广告牌。上海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工作人员透露,杜嘉班纳已经取消了原计划于当晚举行的时装秀。DG事件后,官方及时终止了他们愚蠢的行为,开启了更蠢的模式。没有任何的道歉行为,只是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号被盗了!”这个行为可能比辱华行为更严重,因为他们是在侮辱中国人的智商!斯特凡诺21日下午在Instagram上说:“我的ins
账号被盗了。我的律师事务所正在处理这件事,我爱中国和中国文化,对于发生的事我感到非常抱歉。”杜嘉班纳也声称,官方账号被盗了,表示“为这些不实言论给中国和中国人民造成的影响和伤害道歉”,“我们对中国和中国文化始终一贯的热爱与尊重”。但是中国网友对“被黑说”并不买账。有网友说:“我们并不是一个热爱声讨以及逼迫别人道歉的国家和民族,我们只是在民族情感的问题上绝不让步的民族。你不能一边赚着中国人的钱,还一心觉得中国人是屎!如果不爱,请不要伤害!”其实,这不是杜嘉班纳第一次在中国引发争议。2012年杜嘉班纳香港分店拒绝当地人拍照,引发数千人在门前抗议,最终以道歉结束。去年,“DG爱中国”活动同样陷入“歧视”漩涡。光鲜靓丽的模特和北京胡同大爷大妈合影,营造出强烈的反差效果,被质疑“故意丑化中国”。英国《每日邮报》21日则报道称,杜嘉班纳两名创始人在2015年的伦敦大秀期间曾公开批评同性恋家庭,招致抗议。这次的杜嘉班纳辱华事件可能是该品牌自创建以来遇到的最回天无力的公关危机,它触及和违背的,是早已在国际上形成公众认知的民族和种族问题,其所作所为无可辩驳,最终只能灰溜溜地退出中国市场。

中国广告网消息
2018年12月1日海峡两岸广告交流三十年学术研讨会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报告厅举行。研讨会由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陈刚教授主持主持演讲,他指出两岸广告交流三十周年是中国广告业发展的重要节点,强调两岸广告交流要秉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信念,继续深化交流,砥砺前行。并分别邀请中国广告协会会长张国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陆绍阳,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
中国广告协会前会长李东生,颜伯勤先生后人颜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长颜齐国,旺旺中时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林淑黛进行开幕式致辞。表达了对两岸广告交流推动者的致意以及对顔伯勤先生的广告贡献的敬意。顔伯勤先生后人顔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长颜齐国先生对北京大学及各位前辈表示感谢。随后,颜伯勤教授广告藏品捐赠及藏品展开幕仪式正式开始,出席嘉宾有: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
中国广告协会前会长李东生,中国广告协会会长张国华,教育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副主任田露露,北京市台胞权益保障服务中心主任郑实,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陆绍阳,北京大学港澳台办公室副主任王勇,颜伯勤先生后人
颜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长颜齐国,原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广告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姜弘,颜伯勤文教基金会执行董事
润利艾克曼国际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汪志龙,颜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前康师傅控股华北地区董事长张百清,原龙之媒广告文化书店创始人
颜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徐智明,厦门大学教授朱月昌,台北市广告代理同业商业公会秘书长王礼筠,中国文化大学原广告系主任
吉林动画学院教授罗文坤,开幕仪式后,参加研讨会的所有嘉宾在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楼前合影留念,并在合影留念后观看颜伯勤教授广告藏品展。本次捐赠行动的推动者汪志龙先生表示:颜伯勤先生的精神一直影响着他,作为颜伯勤先生的学生,能有机会将老师的研究宝藏捐赠给北大,是对老师最大的慰藉,也是践行善的传承。颜伯勤老师曾说过:“注意研究实例能帮助你创造更好的广告实例。”相信此次颜伯勤文教基金会将颜伯勤先生珍藏的大量广告实例资料,赠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是后来广告人观摩、借鉴的宝贵财富。研讨会嘉宾合影留念此次颜伯勤广告藏品展,既是两岸广告交流30年的一个缩影,同时也能够彰显颜伯勤先生教书育人的风范。在此,我们感谢所有为此次展览付出辛勤努力的各位同仁,也衷心期待两岸广告交流的未来更加辉煌。颜伯勤藏品展作品观展结束后,由旺旺中时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林淑黛主持,由原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广告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姜弘,奥美集团大中华区董事长
WPP集团大中华区董事长宋轶铭,金犊奖创办人
原时报国际董事长张金石,原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管司司长
现中国4A终身顾问刘保孚,颜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张百清,大业传媒集团执行总裁苏雄,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倪宁,前电通安吉斯中国区董事长李桂芬,台湾政治大学广告系教授郭贞,中国文化大学原广告系主任
吉林动画学院教授罗文坤,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陈刚教授分别进行主旨演讲。先后回顾了两岸广告交流的启蒙与演进,见证了两岸广告交流的价值以及促进广告发展的积极意义,并回忆了与顔伯勤先生交往的故事,对顔伯勤先生严谨治学的态度,浓浓的中华情以及对广告教育的不懈追求精神,表达了共同的敬意,介绍了他们努力实现颜伯勤先生夙愿的行动历程。下午,由北京大学现代广告研究所所长祝帅主持研讨会上半场,请颜伯勤先生后人
颜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长颜齐国,颜伯勤文教基金会执行董事汪志龙,颜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
前康师傅控股华北地区董事长张百清,厦门大学教授朱月昌,原龙之媒广告文化书店创始人
颜伯勤文教基金会董事徐智明分别对“颜伯勤广告思想与学术研究”进行演讲。茶歇后,由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姚曦教授主持研讨会下半场:两岸广告交流三十年研究。中国广告协会报刊委员会主任梁勤俭,《广告人》杂志社长,中国广告协会电视委员会主任金国强,资深数字营销专家
台湾大学北京校友会会长吴孝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陈开和,中鹤现代农业集团副总裁候兴福,首都经贸大学广告研究所所长
文化与传播学院教授杨同庆,秀美传媒创始人兼CEO夏晓晖,壹传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高务修,台湾北士设计创办人唐圣瀚,厦门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陈经超分别进行演讲。最后,由颜伯勤文教基金会执行董事汪志龙,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陈刚教授进行闭幕式总结。此次海峡两岸广告交流三十年学术研讨会圆满结束。颜伯勤(1922-2004),祖籍上海市,毕业于东吴大学。历任台湾《新生报》记者、总编辑、主笔及“中央日报社”副社长等职,同时兼任台湾辅仁大学及文化大学等校教授。颜伯勤先生毕生从事广告实务及大众传播学术研究,主要著作有《广告学》、《广告经营管理学》、《广告实例研究》、《二十五年来台湾广告量研究》及《系列性广告鉴赏等》,精心培育新闻广告人才,如今已是桃李满门。1991年起,颜伯勤先生每年都应邀赴大陆讲学,曾在厦门、广州、深圳、北京、上海、西南、重庆等地作专题授课,备受业界赞誉,堪称当时两岸华人广告界的导师。2017年,颜伯勤先生荣获中国广告协会学术委员会颁发的“中国广告学术发展致敬人物”。